Zey

xxj谈恋爱日常

“你干嘛又拿万能卡开我门!”


莫寒坐在床上把游戏语音一键关掉的同时抄起一旁的枕头作势就要丢过去。


“小声点,一会儿被人听见又得开楼啦。”戴萌无视莫寒的动作径直朝她冰箱走去。


“好啦,我拿杯牛奶就走,你玩你游戏吧。”戴萌熟练的在一堆瓶瓶罐罐中找喜爱的口味。


莫寒放下枕头,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了几句话,接着关闭游戏再关机,动作快很准,耳机里朋友的咆哮声都未听完全就息屏了。


“牛奶没有了,要喝椰子水么?〞


莫寒从懒人桌下钻过去,伸长手去够冰箱最里层的椰子水给戴萌。


“唉?你游戏打完了?”


耳旁突然伸出只手被吓了一跳,还没缓过神手里就被塞了一瓶椰子水,冰冷的触感让她整个人都抖了抖。


“没打游戏。”


莫寒又从她手里抢过来放在了冰箱顶上。


“那微信怎么不回?〞


戴萌趁着莫寒有些被桎梏住的体位,上手就揉了揉兔子头毛。


“呀!我没看到!”


气呼呼的打走戴萌的手,急忙把身体从懒人桌下解救出来,生怕又被欺负。


盘腿坐在床上瞧着戴萌的头顶,颇有种莫名的愉悦感。


“回来后放纵了?”戴萌仿佛一下就看透莫寒,上手戳了戳她的双下巴。


“拿上椰子水快点给我滚!〞莫寒拍掉戴萌的手,有些气急攻心。内心的咆哮比之朋友有过之而无不及。


“哈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嘛。”戴萌笑倒在一旁。


“你真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莫寒不想搭理这个人,有点可惜刚才就快通关的游戏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莫寒手残本想挂掉不注意按错了


一瞬间,朋友巴拉巴拉咆哮的声音就蹦出来了,充斥了整个房间。


手忙脚乱·莫·管他的先关掉·寒。


戴萌在一旁想笑,憋都憋不住只好把脸埋在被子里笑得抖起来。


莫寒捂着脸也忍不住笑了,真是过于羞耻了。


笑够了,戴萌双手一撑就斜坐上了床,凑过去看还在羞耻的莫寒。


扯下她捂脸的手,戴萌想借力再靠近点,撑着懒人桌找支点,没想到角度没对然后过于用力,懒人桌飞快滑走,自己也一下朝莫寒倒去。


她俩日常生活分明是喜剧。


被自己蠢到鹅鹅鹅的拉着莫寒笑个不停,莫寒心里只有还好还好,水杯没在上面。


“你蠢啊!”


“我去,你这桌子是打了润滑油吗?”


笑累了干脆赖在莫寒腿上不肯起来。


“莫寒,你的灯也太亮了吧。”赖皮地躺着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莫寒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又上手给她挡。


“我发微信问你了,你不回我,我才拿万能卡开门的。这不能算我的。〞


“吼吼吼,是是是,还是我的锅了。”


“哈哈哈哈哈对嘛,不然你还不是跟我撒谎你没在打游戏。”


“戴萌,你知不知道厚脸皮三个字怎么写?”


“我只知道撒谎二字诶。”


“不不不,我还知道,见色忘友怎么写诶姐姐。〞


莫寒脸颊热热的,原本挡光的手一下拍在戴萌眼睛上,落时分明泄了力。


“哎哟哎哟,咋还急眼了?”


“你可闭嘴吧!”


“莫寒,我闭着眼睛都知道你脸红了。〞


“是是是,你什么不知道?”


“不过我很喜欢。〞


“你在说什么?”


拿开莫寒遮住自己眼的手,注视着背光压根没找到的莫寒的眼睛。


“我喜欢你见色忘友!”


过于沙雕了。


对不起,先惩罚了。


又重遮住她的眼,莫寒弯下腰,一个吻让戴萌闭嘴。


“这也猜到了?”颇有些吃干抹净后的渣攻语气。


戴萌滚到一旁捂着脸,耳朵红到爆炸。


“椰子水可以了,喝掉。”罐子一下贴上戴萌红到爆的耳朵。


是了,解决这个只懂嘴炮的小怂包莫寒颇有心得。


乖乖爬起来接过椰子水咕咚咕咚的喝起来,戴萌心下腹诽。


如果是你们,你还笑得出来吗?


哦,不会是你们。








我好爱脑补这种日常生活。(不是真的。)






我的草稿得有十几篇了 我就是不能完整的说好一个故事 哭了

又有谁能真的知道呢,我和你的心事。

不正经排练




胡说八道*脑内幻想*别当真*排练版本*爱未央







“这里我该亲下去对不对!”

“你清醒一点!”


莫寒敲了敲此刻正撑在自己上方乱说话的某人。


[打住!这才不是不是什么少儿不宜!是正经排练!]


“那不然你亲我?〞戴萌显然兴致很好,不理会莫寒抛过来的白眼。


“那这里到底要怎么设计嘛!我手都麻了!”撑太久手指都泛白了干脆顺着莫寒的身体曲线侧躺下去,戴萌轻轻搂着她,嘴里嘟嘟囔囔。


“这首歌又不是那种腻腻歪歪的歌,当然要冷漠一点啊。”

头轻轻往后蹭戴萌,抚上她搭在腰间的手。


“所以怎么弄?”回蹭,看着莫寒瑟缩的样子心情大好。


“就正常点嘛,还有不要对视!”


“这个歌感觉挺悲伤的,到时候你别对我笑!会出戏的。”


“好嘛。”


戴萌揉了揉有些酸软的手臂。


莫寒面对停滞不前的排练进度和越来越晚的时间终于下定决心好好弄了。


“快点起来排练!”拍了拍戴萌,莫寒认真起来。


“好嘛,我去放歌!”一骨碌坐起来,戴萌拿出手机开始放歌。


放好歌后,俩人背对背,跟着前奏慢慢进入情绪。


[夜色迷幻 身体在摇晃 脸颊的微烫 酝酿 对你试探]


戴萌躺在莫寒腿上,眼睛不自觉的望着她,看着看着耳朵开始发烫。


“你在干嘛!”


莫寒瞪着躺在她腿上毫无动作的戴萌,脑阔痛。


“重来重来!!”戴萌回过神,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耳朵。 


莫寒深呼吸一口气,保持微笑,是自己的人不能打。


音乐重新开始,学乖了的戴萌选择目不转睛盯着天花板,这次顺利通过前面一段。


[有的时候 对你 友情客串]


戴萌突然的靠近莫寒一晃神没偏头,两人的气息撞在一起,戴萌手一软,轻吻上去。


emmmm


所以说酱酱酿酿的小情侣怎么阔能会正正经经的排练嘛!


“这里!到时候绝对不可以!!!!!”莫寒红着脸推开戴萌,再三叮嘱。


戴萌低低笑着应和。


[每个人都一样 趁天暗 借温暖]


莫寒跪着一点一点向前,戴萌使坏对着她笑,莫寒忍不住也跟着笑倒在她身上。


“这个动作也太羞耻了吧!!!!”


“哈哈哈哈,你也知道哦,太sq了!”


“给我闭嘴!能不能好好排练啊!”


“好好好。”


[抗寂寞的使用量 精神上 快用完]


“哇,平常都是我摸别人的。嘶...”


大腿突然被掐,戴萌乖乖闭嘴。


副歌部分两个人超默契的完成,干净利落。


到了两人面对面靠很近的地方。


“这里也不要对视。”莫寒低下头不去看戴萌,刚才差点忍不住想...明天一定得快点完成这部分。


戴萌靠近莫寒,这里本该是抓空,两人却默契地的一个抓紧一个不躲。


“其他人不可以抓住。”


“好~〞


甜甜的莫寒是什么做的呢?


[天 很久才亮]


“姐姐不可以吃豆腐哦。”


“是我的为什么不可以?”


理直气壮又可可爱爱。


到了打架部分。


“你别抬腿了,emmm”


戴萌递了一个你懂的眼神,莫寒咬咬牙作势就要踢。


“那我低头也影响美观嘛哈哈哈哈”


“你再嘚瑟也跳的受位!摆正态度!”


莫寒头抵着戴萌的肩,想着刚才戴萌的眼神心里不甘心忍不住咬了下去。


“嗷!兔子咬人啦!家暴啦!”


“哼!”


帮戴萌揉了揉肩膀,今晚最大的难题出现了,到底该怎么结尾呢?


“不亲吧,感觉像私下里被别人看到一样。”戴萌揉了揉莫寒的头毛又帮她顺好。


“那牵手好了。”


“好嘛~”


“会紧张吗?”莫寒上手捏了捏戴萌的脸。


“哪次跟你跳不紧张啊,拿捏分寸很重要。”戴萌瘪了瘪嘴。


不能像私底下一样太放开也不能表现太僵硬。


因为是跟你跳,想要做到最好。


“会做好的。我们一起。”莫寒拉过戴萌的手,十指紧扣。


莫寒难得的情话,戴萌很受用的蹭了蹭莫寒掌心。


“明天加油!”

“最喜欢你了。”









戴莫是真的!!!!!

每一次的合作都完美无缺你是我我是你双生般默契。

完美无缺!!!

夸爆!!!!
















棉花糖


[或许,你想跟我一起解棉线吗?]



是夜。

莫寒把自己关在漆黑房间里。

夜晚总是会给予自己这样的夜猫子一种庇佑感,可以无所顾忌的享受独处的时光。

莫寒躺在床上,放松身体开始任由自己的思绪飘荡。

兔子的心思七弯八拐像一团棉线,企图理顺,却永远只看得见最前端。

她的棉线,开头是戴萌。

这个人,曾经是她心里最难解开的结。

莫寒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她时,扎着高马尾,踩着高跟鞋,整个人散发着不得了的气场,自己则躲在一旁有些瑟瑟发抖。

后来戴萌问起自己时,咬着手思考了下,用了〝很社会〞来回答。

戴萌听了一脸不相信的回怼她。

“你记错了吧,就你这个脸盲还能记住我?”

莫寒突然就一愣,至此,心里以戴萌为开头的棉线突然就开始七拐八弯缠绕起来。

在往后的好多年里都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

在最难过的那段时间里,莫寒曾有一次企图借着醉酒,想让戴萌帮她解开。昏暗的包间里,戴萌笑眯眯地低下头靠近自己嘴旁,她突然就退缩了。最后,她只在她耳边跟她说,自己喝醉了。

她该一直这么快乐,像个小太阳,不该被自己找来解棉线。

如果强行拥有,未免,有些自私了。

她们很不一样。

所以她的棉线只能自己解。

思绪渐渐又开始纷乱起来,莫寒使劲摇了摇头摆脱,轻微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又在想她了呢?



正当莫寒快要陷入悲观情绪中去时,房门突然被打开。

刺眼的光瞬间逼得莫寒侧过脸去,戴萌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把手里的东西举到莫寒眼前还兴奋地晃了晃。

“莫莫!快快快!来吃烧烤啊!是你最喜欢吃的那家!我排了好久的队!”

莫寒原本侧着的脸在听到戴萌的话后立刻转过来,搂着戴萌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她的脸侧。

“你最好了!”

莫寒坐起来接过戴萌手里的烧烤放在床头柜上,戴萌起身去开灯。

“怎么不开灯?”

回身看到已经迫不及待开动的莫寒,戴萌笑得一脸宠溺。

“太饿了,灯太亮了会消耗我最后的能量的。”莫寒嘴里吃着肉含含糊糊的说。

“你快点来吃!好好吃哦!”

戴萌在床边坐下接过莫寒递过来的烤串,在吃到第一口时就宣告放弃。

太辣了。

戴萌眼泪水在眼眶打转,鼻子抽抽,可怜兮兮的模样莫寒见了笑弯了眼,光着脚跳下床就要去给她倒水。

“诶诶!穿鞋!”戴萌揉着眼睛拿着拖鞋就跟在她在后面追。

被追到按在椅子上,戴萌蹲着帮她把拖鞋穿好。

“我明天就联系人过来铺地毯。”

戴萌起身点了点莫寒的鼻子。

“那我选颜色!”

“我选,你那直男审美心里没数吗?”

莫寒气鼓鼓的,看在烧烤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

是了,没有什么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



那天在她耳边跟她说自己喝醉了,她还记得戴萌满是笑意的眼里忽然就多了些许温柔。

戴萌静静看了她一会儿,像是突然决定了什么一般,也凑近她耳边。喝醉了的人们在一旁打闹,莫寒生怕错过,呼吸都停住,戴萌温柔的嗓音她听得清清楚楚,戴萌说:莫寒,我帮你解。

莫寒才明白,这么多年的结,只需要一个吻。

一吻闭,戴萌笑得灿烂,抓着话筒又回到人群中跟大家笑闹,莫寒捂着脸倒在沙发上,眼里满是戴萌蹦蹦跳跳闹着的身影,笑意漏出手掌。

她的棉线,以戴萌为开端,终由她亲手帮自己解开。

那天结束后,戴萌跟莫寒坐在回去的车后座。莫寒伸手握住戴萌的手,那人却是迟来的害羞感,侧过脸没有看她。莫寒却能看到她的耳朵红红的,忍不住打趣。戴萌不甘地回头望着莫寒,窗外的路灯映在戴萌眼里像星星一样,配着长睫毛,扑闪扑闪地,无一不让莫寒心动。

“谢谢你帮我解开。”

“谢谢你让我帮你解。”

相视一笑后,莫寒的〝棉线〞从指尖伸出钻进戴萌指尖,纠缠的线开始分开。

以戴萌为开端,以莫寒为末端。





大家七夕快落!!!!!
又是一篇儿童文学!
我胡说八道的!!!
随便看看!!


















喜欢就是喜欢,哪里分什么其他。

废了废了。。。只有灵感但是写不出来 。。,

兔子小姐坐在台下看着台上表演的狼狼,内心os:是我的人。

想动动手写写刀片这样子。。。

什么也没有的话,就真的什么也写不出来。